a a a a a a a a a a a 荷兰母亲因被儿子疏远 用毛线织出“假儿子”(图)|父母|孩子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荷兰母亲因被儿子疏远 用毛线织出“假儿子”(图)|父母|孩子

习近平为《今日中国》“中埃建交60周年专刊”致辞

原标题:上海一准爸爸停车堵住医院主干道,保安挪车撞残老阿姨获刑

澎湃新闻记者陈伊萍 通讯员王治国

车主把车停在医院主干道上,保安为挪车无证驾驶撞残一位上海老阿姨,究竟是谁的错?

2月18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获悉,挪车保安系无证驾驶,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另外,保险公司被判赔偿12.02万元,浦东某医院被判赔偿120.8万余元,叶先生被判赔偿30.2万余元,共计163.02万元。

事故发生瞬间。 本文图片王治国图

医院保安挪车撞残老阿姨

2014年8月6日,竺阿姨因为感冒发烧,前往上海浦东某医院配药。

视频监控显示,当日上午10点半,竺阿姨走到医院门诊大楼右侧的通道时,她拿出手机查看信息,慢慢地边走边看。这时,突然有一辆轿车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竺阿姨,正面将她撞倒在地。

事故造成竺阿姨第一颈椎骨折、第二颈椎骨折、颈部脊髓损伤、左胫骨平台骨折、胸椎骨折,她随后被紧急送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救治,才捡回了一条命。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此事故涉及到两个肇事者,一个是车主叶先生,一个是医院保安张师傅。

叶先生的妻子当时已有4个月身孕。事发当天,他和妻子一起去浦东某医院领取保健手册。叶先生觉得拿保健手册时间很短,便找了个地方随便把车一停,也没熄火就跑上楼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车停在了医院主干道上,把通道堵得严严实实,其他车辆进不来也出不去,大家很着急。

张师傅在这家医院负责引导车辆有序停放,看到这种情况,他赶紧提醒把车挪走,而坐在车上的叶先生妻子说驾驶员不在,不知哪位可以帮忙动一下。

看到后面车子催得急,张师傅毫不犹豫打开了驾驶室的车门。随后悲剧发生了:张师傅二档起步,踩油门时由于操作不当,车子如离弦的箭,直接撞倒了竺阿姨,随后又撞到了岗亭和另外2辆车。

事实上,张师傅根本就没有驾照,他的驾驶经历,全部来自在安徽寿县乡间道路上开过几次车。

2月1日庭审现场。

三被告均认为自己没责任

今年57岁的竺阿姨家住上海浦东三林。丈夫已经去世多年,儿子身体有病,她既要赡养90多岁的公公,还要带小孙女。竺阿姨儿子在一个酒窖里工作,收入4000元左右,她本人已经退休,因此,家庭经济情况并不好。

事故发生后,竺阿姨一直住在医院,让这个原本经济情况就不好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自己如同“废人”,儿子工作也辞了,还要担心医疗费等,竺阿姨有段时间甚至想一死了之。

此前,浦东法院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判决被告人张师傅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2015年8月7日,竺阿姨将浦东某医院、车主叶先生、保险公司起诉到浦东法院。经司法鉴定,她颈部等处交通伤,后遗四肢瘫构成一级伤残。竺阿姨因此请求法院判令,3名被告赔偿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费用共计149.349万元,由被告保险公司在肇事车辆投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超过部分由浦东某医院医院承担80%的赔偿责任,叶先生承担20%的赔偿责任,并要求浦东某医院、叶先生对各自承担的赔偿责任负连带赔偿责任。

2016年2月1日,这起健康权纠纷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六里法庭开庭审理,并于2月4日作出一审判决。

法庭上,3名被告都认为自己没有责任,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主审法官金国良认为,叶先生为贪图方便,在未熄火状态下将车子停放于医院内主干道处,并离开前往他处,不仅影响了其它车辆正常通行,且放任了具有高度危险的运输工具处于失控状态,为张师傅无证驾驶提供了便利,导致事故发生,因此,被告叶先生对本起损害事实的发生存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张师傅是医院雇佣的保安人员,他无证驾驶的行为系职务行为,应当由医院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原告要求被告浦东某医院、叶先生分别承担80%、2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妥。不过,原告要求浦东某医院、叶先生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请求缺乏事实上和法律上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根据法律规定,保险公司应在肇事车辆投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直接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由浦东某医院医院、叶先生根据张师傅及叶先生各自过错程度予以分摊。

据此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12.02万元;浦东某医院赔偿120.8万余元,扣除先期垫付的20.35万余元,仍应赔偿100.44万余元;叶先生应赔偿30.2万余元。

习近平为《今日中国》“中埃建交60周年专刊”致辞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